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十九章 准备换防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好不容入秋凉了些,有午睡习惯的瑞澄刚宽衣睡下,就听到有人来报南湖出事了,吓得连忙一边穿衣服一边恨恨道:“这些乱党真是该杀,居然祸害到了军中来了!”

  廖克玉见他着急上火眉宇间似有杀气,趁替他扣扣子时提醒道:“莫急坏了身子,如今这世道眼看越来越乱,此次军中闹事您可要千万小心应付,遇事多想想妾身,少杀一人,将来也给自己多留条路不是。”

  瑞澄平时就有些惧内,听到夫人的话满腔怒火也逐渐褪去,加上近来不断有谣言说孙文派了他弟弟来武汉准备在中秋举事,他虽然不信,但那些乱党的到底在哪里?有多大势力?万一有变自己有能不能控制住局势呢?

  一连串的不好的念头中,瑞澄走入了大堂,没等座下张彪已经从外面急匆匆跑了进来:“大人,南湖之事您可听说了?”

  “说是几个兵痞闹事,还抢了刀枪逃走了。”

  见瑞澄说得轻描淡写,张彪那甘心放过这个好机会,急说道:“岂止是兵痞闹事!那些人抢走了军刀和枪弹逃出营去,末了还口出狂言,说最近乱党就会造反,要夺了武昌城杀尽我们这些军官。以卑职看,今天的事,绝非偶然!那些为首闹事的人虽然跑了,可是跟着起哄的人为数也不少,这次大人若不动虎威,不杀他几个人,这乱党的气焰将日甚一日,长此下去,如何了得?

  再说,几日后瑞方就要带31和32标余部入川剿匪,如果大人不趁此机会铲除乱党,万一那些乱党趁虚而入闹将起来,这可如何是好?所以大人还是速速下令吧!”

  听到张彪越说越急,似乎大有武昌马上就要翻天覆地一样,瑞澄也是没了主意,按照以前的想法肯定是大开杀戒,但刚才夫人廖克玉那番话却让他一下子变得谨慎起来,问道:“张大人,若是严查,会不会引起将士抵触,出什么大乱子吧。”

  大马金刀坐在瑞澄旁边的张彪眼中冷芒一闪,连忙说道:“不会,卑职带兵多年,下面还是能把持的住的,军官又都是忠勇之辈,只要大人一声令下,我保证干得干净利索,决不会出什么乱子。”

  张彪这番话说得又急又快,反倒是让瑞澄觉得奇怪了,这些年为了夺回兵权两人没少冲突,可现在他居然一口一个大人,还要让自己下令,这是什么意思?

  见到张彪眼神凌厉,瑞澄陡然明白了,背脊上顿时爬满了冷汗,这个丫姑爷是要趁此机会借刀杀人,把自己推到火山口啊!连忙故作思考喊道:“去,把张师爷找来,本督有要事相商。”

  早已等在外面的张梅生听到呼喊连忙走了进去:“张统制也在这里,大人叫学生前来,不知有何训示?”

  瑞澄连忙将南湖和张彪建议大清洗的事情说了一遍,张梅生追随他多年,听完后立刻明白了他话语中的意思,先问道:“张大人,您带兵多年对军中情形知之甚祥。依您看,万一有个什么事情,这一镇一协的队伍真可靠么?”

  这个突然的问题让张彪有些措手不及,大事当前也不敢胡诌,连忙说道:“花草亦有残败,何况是这军中。不过武器都在军官手中,倒也是不怕。”

  嗯嗯哦哦支应了几声,张梅生装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半响后才说道:“张大人要严厉查拿是对的,非如此不能根除隐患,古语云‘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不把这些乱党斩尽杀绝湖广便一天得不到安宁,只是如今闹事兵痞已经逃走,又该从何查起呢?”

  张彪一听脸色就黑了,张梅生明显就是帮瑞澄不想下这个命令,说道:“那有何难,把这些兵痞时常接触的人抓起来细细审问便可。”

  “大人说的很对,但士兵和各营之间常有往来,人数众多,万一错抓好人引起了兵变该如何是好?”张梅生问完,瑞澄连忙点头道:“梅生说的很多,依你看此时该如何办呢?”

  “以学生之见,乱党既然要闹事,必定在城内,既然那些兵痞逃走了,再抓也只是打草惊蛇,所以不如派人细细在城内搜索,争取抓到匪首捣毁中枢!至于军中.。”张梅生对瑞澄微微一笑:“大人只需下令暂时收缴子弹,那也不碍事了。”

  瑞澄顿时一拍大腿:“梅生此计甚妙,没了子弹枪就是烧火棍。”不等张彪反应,就喊道:“来人,传我命令,暂将各标各营弹药收缴入库,不得有误。”

  说完后还故意看了眼张彪,道:“张大人,最近时局混乱,这督署也该加强防备以防不测。”

  张彪脸都黑了,原本他想的是趁此机会让瑞澄来下令清洗军队,这样就可以避免自己操刀的麻烦,而且一旦有事还可以把责任推到总督头上,借此一举搬走当道的石头,没想到对方居然不接招,干脆一甩袖子,答应加强督府防卫后转身就走。

  如此专横跋扈的模样气得瑞澄破口大骂,说道:“一个丫姑爷,居然敢算计到老夫头上来了,实在是可恨之极!”

  “大人莫要气坏了身子。”张梅生劝完后,想想又说道:“虽说张彪其心可诛,但话还是有些道理的,这段时间乱党活动频繁,四川又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祸及三镇也并非不可能。”

  这句话让瑞澄也是背后一寒,想起了廖克玉的话,连忙说道:“梅生,这几日你把府内上下该收拾的都收拾好,银两浮财先都去兑换成通票免得到时候出乱子,对了,把刚上来的秋税也都兑换成银票以防万一。”

  张梅生点头离开总督府时,杨秋也和何熙一起匆匆赶到了21混成协指挥所。

  到了指挥所他才发现,各标各营的指挥官都到了,不仅有刘文治、王安澜,就连报病后被他强令在家休息了大半个月的陈善友和果尔兴都到了,看到他后两人都是面色不善,连何熙都被恨上了。

  “什么时候了,还要胡闹吗?!”前面黎元洪放下电话,见到三人还在边上斗鸡眼,也是火冒三丈怒斥道:“你二人带兵多年,军中的规矩不知道吗?难道还要我来亲自教你们?”

  果尔兴在骄狂,也不敢在此刻顶嘴,何况是维他马首是瞻的陈善友了,连忙连忙退到一边不敢再言。见到众人都闭上了嘴巴,黎元洪这才说道:“南湖事都知道了?”

  “知道了,大人您说吧,要怎么做。”王安澜连忙抱拳道。

  其实黎元洪也是头皮发麻,军队里最忌讳就是清洗,幸好刚才张彪电话里说瑞澄没答应,只下令收缴弹药,也就稍稍安心了些,立刻说道:“炮营出事,还抢走了枪械和子弹,实是骇人听闻!可此事却给我等提了个醒。”目光一扫众人,继续说道:“由于欠饷多月,虽下发但不足,士兵有些抵触也是正常,此刻你们这些人更需要去安抚,切不可体罚殴打!”

  “时局艰难,我等身为军人,切不可卷入其中都明白了吗?”见到大家全都点头应下,黎元洪也是稍稍松了口气扭头转向了杨秋这边:“果尔兴、陈善友!杨秋初次上任,立威也是正常,可你二人身为管带,不思帮衬还跟着胡闹,成何体统!罚奉三月,明日必须回营,可有疑议?”

  三个月饷银对两人来说不算什么,可被当面斥责脸上就有些过不去了,但又不敢顶撞,只能把脸憋得通红,瞪了眼杨秋才点了点头。

  “总督府已经委派巡城营收缴各营弹药……如有冲突,都给我忍忍!管住你们的兵,莫要给我惹出祸事来。”黎元洪神色有些疲倦,挥挥手说道:“杨秋留下,其它人都回去吧。”

  没想到黎元洪要把自己单独留下来,杨秋见大家都走了后连忙问道:“大人,不知您留下我有何事?””

  黎元洪把眼睛一瞪,说道:“杨秋,你好大的胆子!”

  突然而来的火气,让杨秋莫名其妙的同时也有些头皮麻烦,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故意不解道:“标下初次带兵,不知哪里错了,还望大人指点。”

  见到杨秋被自己吓住了,黎元洪这才眯起眼睛问道:“听说你从枪炮厂拉回来两挺轻机快炮,可有此事?”

  原来是这件事情,杨秋连忙拿出早已想好的说词:“大人,标下只是想让士兵们多熟悉几种枪械,此事我已经在枪炮厂备案了,机枪也是坏的没法使用。”

  “你不用多说了,这事你办的不妥。”黎元洪狠狠一瞪眼打断了他的话:“虽说坏了,但我问过枪炮厂那边,要是遇上老师傅还能修好,何况机枪属于重械,此刻乱党到处闹事,南湖又出了这等事情,万一丢了你让老夫如何向总督大人交代?”

  “大人,这个南湖我也不知道啊。”

  杨秋摊开手苦着脸的样子让黎元洪也是暗暗好笑,不过机枪留在军营内的确不安全,何况又是现在这个时候,所以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你好意,可现在是多事之秋,你还是暂且归还吧,至于练兵你每天让他们去枪炮厂学就可以了,但绝不可再带出来,记住了吗?!”

  总算没破灭培训机枪手的计划,杨秋心底松了口气,刚答应下来黎元洪就从桌上拿来了一份公文递给了他,说道:“你那些手段老夫听闻了,命令和服从不错!只怕现在42标内,你的军令已经是畅通无阻了吧。”

  老家伙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故意试探我?杨秋接过公文还没看,诚恐道:“大人别吓唬标下,标下那么做也是没办法,幸好上学时听说过德国军中的训练之法,现学现卖当不得真。”

  “行了,老夫又不是责备你,军队和其它地方不同,的确要讲个令行禁止,想当年我在严师座下哎,不提了,不提了!”黎元洪摇摇头,似乎不愿再提当年他在北洋严复和萨镇冰手下的事情,指着公文道:“前日你在提督大人那里做得不错,这是朝廷刚下的公文,31标和32标一个营将于10日后启程入川,由熟悉地理的瑞方瑞大人统兵剿匪。

  他们走后势必要重新调整部署,提督大人已经决定,15协30标和我混成协41标都要重新换防,你的42标将分驻汉阳、汉口和刘家庙车站,有问题吗?”

  杨秋心脏猛缩了下,等待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个调令抵达吗?终于来了!

  不过他没立即回答,而是皱着眉头说道:“大人,我一个标三个营,却要驻守三地,且三地中汉阳和汉口还相隔大江,一旦有事恐无法照应,您看是不是能提议让15协出一个营驻守刘家庙,这样也可以缓解我的压力。”

  “不行。”这件事上黎元洪丝毫没有商量余地,说道:“15协需要全部调回武昌,此事不能商量。”

  “标下遵命。”杨秋敬礼后,故意犯愁道:“大人,您知道我带兵才一月有余,虽然最近理顺了些,但难保不会出岔子,倒不是标下怕担待,而是汉阳事关重大,要是被人破坏了,那标下有一百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黎元洪也知道他说的是真话,三个营要分管三地,实在是捉襟见肘了些,可武昌太重要,31标和32标入四川后还不知道那天才能回来,所以边走边想踱了几步后才说道:“这样吧,暂吧把混成协工程队和辎重队暂时调到汉阳由你统领,此外马大彪的保安队也暂归你部,等到两标回来在归还,如何?”

  混成协的辎重队?

  杨秋直接愣住了,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支起义的部队啊!后世很多历史书总是把八镇辎重营和实际上第一支起义的混成协辎重队搞混,这实际上是不对的,八镇辎重营是一支独立的部队,负责全军的辎重和寄养运输任务,而混成协辎重队则属于混成协下的炮营,有很大的区别。

  这样一支队伍给自己,不是闹心嘛!

  但杨秋也不敢不从,怕老狐狸看出什么,何况增加两个连外加相当于一个营的保安队总是高兴的,可惜炮营老家伙还是不撒手,所以故意装出为难的模样装模作样了半天才咬着牙答应了下来。

  交代了些军队调动要注意的事项后,黎元洪才向后院走去,可脚才迈出却又忽然停下来,望着杨秋意味深长道:“辰华,我知你年少气盛,可能饶人处且饶人!这世道,今日生死大仇,明日或就是同槽相食。”

  (求推荐、会员点击、收藏)

  。

  。

  ;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