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十五章 私造
  杨秋直接砸自己的脑门,都是yy小说害的,什么辛亥时期满大街都是马克沁,麦德森m50神马的,其实哪有啊!

  日俄战争后,清政府看到了机枪的威力,的确开始为北洋等新军添置机枪。但8月底时,为了进行今年的永平秋操,因外购机枪没有及时到货,清政府就向各地各军借用机枪,数量巨大以至于把全国的机枪几乎都抽调走了。

  原本湖北新军中就没装备过马克沁,现在连不多的哈乞开斯都运走了,全军上下除了总督府和张彪手里还有几挺装门面的哈乞开斯外,几乎看不到机枪的影子,以至于阳夏保卫战时民军拿“六管神机炮”来对付武装到牙齿的北洋新军。

  麦德森m50也同样,虽然1908年广州制造局就开始仿造了,可广州制造局的规模、产量和技术水平连汉阳一只胳膊都比不上,每月就能造2-3挺,估计到现在都凑不齐自己一次购买的100挺呢。

  电影中随便找个人都能把机枪玩顺溜这种事完全都是假的,麦德森还好说点,但马克沁机枪手绝对是个技术活,要求非常高,不接受专业训练连装子弹都摸不上门路。

  20挺马克沁重机枪、100挺麦德森m50轻机枪,30万发子弹,卖给袁世凯直接绝对不会少于30万,难道就这么打了水漂了?杨秋一咬牙,实在没办法的话,就只能等起义开始后挑选士兵突击训练了。

  根据后世的记载,阳夏保卫战打了40多天,加上武昌起义后中间还有六七天缓冲,突击培训的话应该能操练出几个吧?

  叙完话后,正在和几个辎重兵比力气的雷猛立刻兔子似蹦了起来,这块滚刀肉如今已经对杨秋服服帖帖,只是心中的大事杨秋暂时还不敢对他和岳鹏等人说,毕竟才半个月,而且也没经历过萧安国和马奎他们那样的同生共死。

  片刻后秉文也跑过来,由于杨秋已经遭遇过一次刺杀,连黎元洪都关照他不管去哪里都要带几个士兵,见到两人依然背着长枪,一点也不方便,杨秋笑道:“走,去枪炮厂,看看能不能给你们弄几把手枪。”

  “真的!”

  雷猛一下子就跳了起来,那天杨秋给苏洪生介绍两种半自动手枪时,他可是眼睛都红了,巴不得抢一支就走,可惜后来杨秋没把手枪留下,枪炮厂也没办法造出来。虽然按规定他当了马弁可以配发一支左轮枪,可看过了勃朗宁和自来得,谁还愿意用左轮啊,所以每天都抢来杨秋擦枪的活过过瘾。

  “大人,我。”秉文也很高兴,但心底一直觉得没把有人要刺杀杨秋的事情告诉他,心里有个疙瘩,不过他才刚开口,杨秋已经拉住了他,悄悄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那天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吗?”

  秉文想了想,道出了来龙去脉。

  原来前次去汉口时,他无意中听到了金癞痢的手下说要杀杨秋,就赶来保护萧安国和杨秋,却没想到被金癞痢看到了,后来再出门,就派了十几个汉口的地痞来堵他。

  本来他想告诉杨秋,可又觉得杨秋最近是越来越没有当初那位满口都是革命的大哥样子,心中彷徨也就没说出口,没想到当夜去总督府赴宴就出事了,所以内心一直觉得很多不起他。

  “这么说,那天早上我在校场看到你时,你刚被那帮流氓追打?”

  见到秉文点了点头,杨秋目光一寒,抱着下这位娃娃脸的肩膀,说道:“秉文,相信我,我绝不会去当满鞑子的走狗,今天这样很多事情都是阴差阳错造成的,至于我要做什么,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杨大哥你放心,萧大哥已经和我说了你的心思。”秉文把萧安国找他的事情说了遍,杨秋也没想到看起来黑瘦干巴像个老农的萧安国那么维护自己,扭头望了眼身后的兵营心底一阵暖流,笑道:“秉文,你要勃朗宁还是毛瑟?”

  “大人,我不挑,毛瑟就好。”秉文还没说话呢,旁边的雷猛已经不客气的跳了起来。

  杨秋顿时笑骂道:“笨蛋!”

  “笨蛋?”雷猛连忙拉住秉文问道:“秉文,为啥大人骂我是笨蛋?”相处几天,秉文也慢慢和这个大个子熟悉了,笑道:“你要是见过大人那两把枪的威力,恐怕就不会选毛瑟了。”

  见娃娃脸说话时一脸佩服和羡慕,雷猛明白了,瞧瞧人家?难怪娃娃脸这么白还能当马弁!自己拍马屁的功夫果然没到家!转身立刻追上去大喊道:“大人,我想明白了,还是勃朗宁好.。”

  “真想好了?”

  “想好了,身为马弁,必须随时和大人保持一致。”

  “。”

  -----

  -----

  机床前,一根枪管随着齿轮缓缓转动,枪管中央组合环形刀正在刻制精密的膛线,这是门极为细致的活,也是最考验功夫的,所以必须由最老练的师傅来操作。

  可今天的苏洪生站在机床前却半点也提不出兴趣,就连几位徒弟询问也都是敷衍了事,脑子里想的全都是那两把半自动手枪,半自动武器他不是没见过,至今厂里还有几挺当初去广州支援时仿造的轻机快炮,但机枪和手枪不同,能做到如此精巧,实属平生罕见。

  他心里放不下事,所以干脆走出了厂房来到了自己狭窄的办公室,拿出纸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没几下那天见到的两把枪的大概模样和构造就出来了,可这毕竟不是精确地设计图,所以依然是雾里看花。

  “哎,要当初留下.就。”苏洪生想到杨秋那天走时留下的话,想起自己一直得意的技术其实都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不禁叹了口气:“二十年啊,头发都白了。”

  “若是再有二十年,苏老准备做什么呢?”

  苏洪生刚将手里的画纸捏成团,就听到一个声音陡然响起,抬起头见到自己儿子带着杨秋已经到了门口,眼神刷的一下亮了起来,连忙行礼道:“不知标统大人前来,有失远。”

  “苏老这么客气,吓得我都不敢进来了。”杨秋哈哈一笑,走入了屋内。

  “小兔崽子,为何不先来通禀一声。”苏洪生骂骂咧咧,瞪了眼让苏小虎去把他珍藏的龙井茶取来,自己则瞄了眼杨秋的佩枪后问道:“大人,您来取子弹的?”

  见到杨秋微笑的点点头,苏洪生的笑脸顿时僵了下来,走到后面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小布包:“勃朗宁和毛瑟各500,大人您点点。”

  杨秋知道清政府对子弹控制很严,枪炮厂从下料到成品都有严格登记,就连寻常士兵平时枪里也根本没子弹,只有执行任务前才会发放,所以问道:“苏老,在下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这是不是要登记下?”

  “大人放心,小人已经给您在造办处登记办好了,大人尽可放心使用。”

  “那就好。”杨秋接过子弹,突然走到桌前将苏洪生捏成团的画纸展开,笑道:“没想到苏老记性这么好,不错,不错。”

  “老了,二十年都没长进。”苏洪生还以为杨秋是在笑他,气呼呼指着刚进来的苏小虎说道:“要不是这个孽子,老夫早想回老家享清福了。”

  苏小虎脖子一缩,知道这几天老爷子心情不好,哪敢还嘴啊,立刻放下茶跑去院子里和雷猛、秉文吹牛去了,杨秋见状哈哈大笑道:“哈哈没想到苏老还在为我的胡话生气,杨秋真是该死。”

  “秉文。”

  不等苏洪生说话,他就对等在外面的秉文招了招手,后者立刻将刚才路过军营时让他取的包送了进来,接过包后杨秋也没打开,先问道:“苏老,如果我定造几支手枪,不知道要办什么手续?”

  苏洪生见到包,心里就已经猜到了几分,兴奋地连忙将要办的手续说了出来。

  枪炮厂有枪炮厂的规矩,尤其是最近革命党到处闹市,所以对枪支的管理非常严格,虽然杨秋已经身为标统,但也需要经过层层登记,还需报提督府备案。听到手续那么复杂,杨秋顿时拧起了眉毛,看了眼苏洪生说道:“苏老应该听过在下的事情,要不是这几把枪,我恐怕.。”

  杨秋当街遇刺的事情早已传遍了三镇,苏洪生还以为他怕暴露了自己的配枪底细,又见他迟迟不拉开包,一辈子醉心枪炮的他真急了,知道杨秋刚上任还不通晓规矩,想了想后压低声音连忙说道:“不瞒大人,要是你相信我,不妨私造。”

  “私造?”

  苏洪生连忙关起了房门,解释起来。

  原来,枪炮厂自从开工后,就常有朝廷官员和军官来定造枪械,这部分枪械大都是不备案的,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私造的规矩。私造并不是私下找小作坊制作,走的也是光明正大的路数,只是私造一来数量不能太多,最多一二十支,二来花费要多些,因为要打点各级管事,三来不造长枪不配子弹,而且每把枪上都会留下特殊标记,以便万一有事能查出枪支出自谁手。

  杨秋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规矩,难怪民国时期枪支泛滥,后期还有很多走单帮的造枪匠师,现在看来源头恐怕就是从这种私造开始的。

  想整顿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这个私造还是蛮方便的,所以杨秋拉开包取出了厚厚一叠图纸:“两种手枪的详细图纸都在这里,半月内苏老能造出来几把算几把,如何?”

  激动地连忙接过图纸,也不管杨秋还在旁边,苏洪生就往桌上一摊就看了起来,虽然只是两种手枪,但图纸却格外详细,足足费了杨秋三个晚上才复制好,一想到这里他就嘴角泛苦,枪械尚且如此麻烦,资料机内的大家伙.估计直接会让他抓狂!难道下半辈子就要呆在屋子里天天描图纸?

  苏洪生没发现这些图纸对于简单的手枪来说似乎太厚了,只顾着两眼发光,尤其是见到图纸上各种配件上都表明了尺寸、型号连材料要求都写在了旁边,根本不需要再进行实物测绘,十天内绝对能弄出好几把来,所以兴奋地直搓手,恨不能立刻就抱着图纸睡在厂房里。

  杨秋没去打搅两眼放光的苏洪生,见他趴在桌上带上眼睛手指不停顺着图纸移动,嘴角也慢慢勾了起来,尤其是见到他的手指快翻到后面几页时,更是眯起了眼睛。

  专心致志的苏洪生没注意到旁边的异状,下意识一页页翻去,可当他看完毛瑟自来得的设计图翻到下一页时,眼睛猛然呆住了,连忙快速将后面几页都匆匆浏览了一遍。

  图纸上已经不是手枪,而是一挺让他很眼熟的轻机枪,连忙问道:“这不是广东造的轻机快炮(国产麦德森m50称呼)吗?大人你怎么会有图纸?”

  麦德森m50?制造那么复杂的要来干嘛?而且枪管更换起来极为麻烦,也就是自己现在没辙才买来顶缸应急的!所以杨秋立刻呵呵一笑:“苏老,你再仔细看看。”

  双脚架,高高插在上面的弹匣,枪机的解构看起来非常眼熟,只是。苏洪生的手指一点点从图纸上划过,很快就看出了外形的不同,杨秋心底高兴地同时也暗暗挠头,要不是汉阳技术条件差,冲压技术不过关,材料尤其是枪管无法承受太高频率射速,他都可以直接上简单易造的mg42了,哪怕有个二三十挺,也不用担忧北洋了,可惜。

  “呦,您看我这记性,这个拿错了。”见到苏洪生快看完了,杨秋假意一拍额头就要收起这几张没著名型号的捷克造zB-26轻机枪设计图,可苏洪生早就被它吸引了,怎能让他轻易拿走,连忙按住说道:“这不是广东的轻机快炮,样子有点像罢了,但零件却少了很多。”

  “呵呵是我平时设计玩的,主要是觉得轻机快炮缺点很多,大小零件有127个,而且打上一段枪管发烫就要休息,所以就想能不能改改弄一种造起来更方便,容易换枪管的机枪,没想到塞在这里了。”杨秋故意打个哈哈,假意准备收起zB-26轻机枪的图纸,这下苏洪生可急了,比轻机快炮更简单,还能在战场快速换枪管,可以实现连续火力!老天爷,这玩意简直就是神器啊!

  “这是您设计的?”苏洪生眼都直了。

  “呵呵玩的,玩的。”杨秋立刻收起图纸,故意笑道:“轻机快炮还没见过呢,所以只是玩玩,而且轻机快炮汉阳这边也没造过,就算给了您也造不出来。”

  “造,造的出来!我那里还有几挺我们汉阳自个仿造的好挺轻机快炮呢!别说这个小疙瘩,马克沁我们都测绘过!”什么玩玩啊!见到杨秋都卷起来了,苏洪生是真急了!他虽然前半辈子跟在别人屁股后面,但不代表没眼力,这图纸根本就是设计完成了的,而且据多年的经验来看,造出来绝对能用!不行必须研究研究!

  “您说什么?您造过轻机快炮?还测绘过马克沁?!”听到这里,杨秋都心跳加速,要是苏洪生没说谎的话,这就意味着……。

  苏洪生见杨秋不信,连忙解释了起来,原来当初广州仿造轻机快炮时遇上了技术难题,最后还是他带领十几位汉阳老技术员去帮忙解决的呢,仿造时偷偷绘了图纸,回来后就自己模仿造了几挺,还曾经上书朝廷让汉阳也加入仿造,可轻机快炮的价格实在太贵,每挺折合下来差不多要600两银子,加上那时汉阳正在全力搞57毫米山炮和汉阳造的改造工作就被驳回了,后来由于疏忽管理几挺机枪都因为洪水泡久生锈坏了,这事至今还是他多年的心病。

  至于马克沁他也真测绘过,日俄战争时北洋不知从那里搞来损坏的马克沁,就召集了全国最好的工人测绘,可惜马克沁太复杂,制造不易,而且机枪损坏了,所以就没继续搞而是直接向德国购买。

  见到杨秋已经快收起把图纸收起来了,苏洪生心头顿时如同七八只猫在挠一样,连忙按住说道:“大人,要不您让我再看看?”

  “再看看?”杨秋眼角不由自主的乱跳,笑道:“就算让您造轻机快炮,一月两三挺的……这速度,我看我还是卖给洋人换钱的好!”

  “什么一月两三挺!”还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的技术,苏洪生如被踩住了尾巴般跳了起来:“大人,虽说您看不上汉阳,但不管怎么说,陆军军械汉阳为先!连江南不敢说比我好!至于广东?哼!我十倍胜它!”

  苏洪生这话倒没假,清末时陆军汉阳、海军江南,这是大大有名气的,要不是经营不善难以为继关闭了炮厂,防止75毫米克虏伯管退炮也轮不到汉阳,所以这里无论是设备还是技术比全国其它制造局只高不弱,民国初汉阳没落大部要归咎于阳夏战争的破坏,加上袁世凯后来搬走了近半的机器,带走老技术工人,才逐渐失去了陆军军械制造的第一把交椅。

  “可您不是说,私造不造长枪的吗?”

  “这个我不造,绝对不造,就是看看,看看。”苏洪生老脸一红,连忙说道。

  “苏老,不是我说大话,这枪看似比轻机快炮好造,但实则一点也不简单,而且技术要求很高,怕是。”杨秋还没说完呢,苏洪生已经拍着胸脯说道:“标统大人放心,我说能造就肯定能造,最多开始的时候慢点,不过……我只是研究研究,这枪没朝廷命令是不能造的!”

  苏洪生故意一顿,杨秋听出了画外音,也故意装出很不放心的样子:“苏老,不是我不相信您,这东西是我的宝贝,您是玩枪的行家,应该知道这枪要是丢了,那得掀起多大的事情啊。”

  “大人放心,小人以性命担保,图纸绝对不会入第三人眼。”苏洪生连忙赌咒发誓,见到杨秋还是不信他,隔着玻璃指着外面的苏小虎激动地说道:“大人,您看小虎怎么样?这小子天生胆大,还在武高学堂上过学,要不是我只有一个儿子没让他继续当兵,怕早成了管带!您就带回去调教调教几天,也算是帮帮我。”

  这回轮到杨秋傻眼了,见过痴迷的,可没见过痴迷到居然主动把儿子给“抵押”掉的,这算什么事嘛!连忙一摆手:“苏老把我当成什么了人,不就是图纸嘛,就放在这里半月,半月后让小虎给我送回来,您看怎么样?但话要说清楚!你一不可拓印!二不可仿造,这要是出了事,我这个脑袋……。”

  “不造,绝对不造!”苏洪生眼睛都笑眯了,连忙抢过图纸小心翼翼的收进了怀里,笑道:“半月后连手枪带这些图,我一定亲自给您送到大营。”

  见到苏洪生满意,杨秋眼角微微一挑:“苏老,我想借两挺轻机快炮,不知要办什么手续?”

  “这简单,只要您等等,您要借机枪?!”

  ;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