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十五章 悄然开始的变化
  ps: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

  ----

  深深夜色,两盏气死风灯高悬挂在提督衙门门口,虽然款式有些老,可风灯内原本的煤油灯芯已经换成了十六支光灯泡,府衙旁的民居内也偶有电灯闪烁,沿着房梁排列的电线和自来水管道,将古老与现代交织在一起。

  府衙内,湖北提督、鄂新军统领张彪已经换上了便装,扫了眼突然而来的萧安国和杨秋,才缓缓放下书本拿起马弁(副官)递来的邀请名帖。

  看完名帖后张彪心头冷哼了几声,可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全天下都知道他和瑞澄不合,互相节制互相约束,都觉得对方碍手碍脚,可他却不会在脸上表露出来,尤其是对下面人,所以半晌后才抬起眼问道:“辰华、安国,你二人连夜前来就是要拿这个消遣老夫?”

  萧安国读书不多,之前管辎重营时连革命党都瞧不起,人家营里文学社,启智社什么的热热闹闹,到了他这里就只剩下白眼和不屑,偷偷摸摸给当官的运点私活就算很不错的油水了,所以这种场面上的事情只能干看杨秋让他来回话。

  这也叫大哥?

  杨秋腹黑一句,拱手回道:“回大人,杨秋自幼在外长大,不通道理,到大人帐下效力时日不多,此次入川有管带大人督导尚且差点铸成大错,所以接到名帖后诚惶诚恐,又无人求教所以才冒昧来见大人,希望大人能指点一二。”

  “哦?那为何不去找你们黎协统。”

  “不瞒大人,属下去找了黎大人,但黎大人已经歇息了,所以。”

  张彪点点头,对杨秋的回答还算满意,但老狐狸岂能随便表态,拿起名帖手指轻轻一弹,望着杨秋忽然反问道:“那么以你的想法,这庆功宴去还是不去?”

  “老王八蛋,迟早干掉你。”杨秋心底大怒,无论是这辈子还是前辈子,他最讨厌的就是兜圈子,可现在还在人家手里当差呢,只能咬着舌头摆摆手:“大人,标下和萧大人都是行伍之人,不通应酬之事,所以还请大人替我们回了着名贴吧。”

  “哼,杨秋你好大胆子!”

  杨秋还以为他听到后会满意,不料耳旁陡然炸开一声冷哼,再看张彪时对方已经脸色铁青,瞪着牛眼怒道:“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你这点小心思?老夫和总督大人是有点不快,但那都是为了朝廷,为了大清国!岂容尔等私下诽谤,乱议瑞大人!”

  “来人,将这个私自揣摩上官的杨秋杖责十军棍,以儆效尤!”

  刚挨了二十鞭子,没想到还没说几句话又要打十军棍,杨秋也懵了,这个张彪到底唱的那出戏啊?萧安国见状也是着急,刚要说话求饶却见到杨秋连使眼色,只能闭口看着他被按倒不说话了。

  噼里啪啦十记大板子打得杨大恶贼屁股生疼,等到亲兵扶起来时屁股已经高高肿起一大块了,见到他脸色发青,张彪这才满意的继续问道:“现在你还想怎么说?”

  杨秋一边忍着屁股上的疼痛,一边龇牙吸着气道:“大人,标下不服,标下是行伍出生,以前只在辎重营效力,从未有过这等事情。”

  “哼哼。”张彪鼻孔里发出一阵冷笑,目光愈加变得阴寒,这让萧安国更加惊慌连忙劝说杨秋。

  杨秋虽然屁股疼的不行,但也算是猜到张彪的一点心思了,此刻若是改口反倒真坐实了揣摩上官的罪名,所以咬着牙摆出一副愣头青的模样,就是不愿意改口。

  “这次老夫暂且当你们不通礼数饶了尔等。”张彪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算计,见杨秋梗着脖子也不在多说,将名帖往他面前一仍,故意道:“不过是为尔等庆功,有何去不得?只要尔等记住我新军的名声,莫要喝多了撒酒疯就可无事。至于其它自行做主便是了,老夫公务繁忙,莫要再来烦我。”

  “是,标下明白了,谢谢大人指点。”萧安国听到张彪这么说,心中大定,连忙捡起名帖假意拖住杨秋道谢。

  大概是想多关照点,张彪皮笑肉不笑的干咳了两声,眼神又一寒说道:“杨秋,等过了这事后你便立刻给我去42标,其它的应酬老夫自会给你挡掉。”

  杨秋心里也是松了口气,见到张彪似乎要走,想到一事又连忙唤住说道:“大人教诲标下定当铭记,必不负大人栽培之恩!只是这些标内兄弟大都散于各处,大人可否让他们回来一次让我也好见见。”

  这件事张彪倒是答应得很爽快,不管是不是能培养成自己的心腹,军队有军队的规矩,自古以来新官上任都是要立威的,何况他还指望着杨秋大闹一场帮他引出那些乱党以便彻底铲除内患呢,所以立刻写下了调兵令交给杨秋:“自去找黎大人协商便可。”

  捏着调兵令一瘸一拐走出提督府后,杨秋既想哭又想笑。

  哭的是又白白挨了棍子,这更加让他明白如果用传统办法,学小说里和这些老狐狸斗迟早完蛋,这才十下屁股就火辣辣的,如果是三五十下,指不定皮开肉绽躺几个月呢。

  笑的则是调兵令终于到手了,只要能把分散在各地的42标调回来一段时间,他就有希望控制这支军队,身处乱世还有什么比枪杆子更重要的呢?!

  见杨秋脸上神色变幻不定,搀扶着他的萧安国还以为是屁股疼呢,连忙关心的问道:“兄弟,这回又苦了你,没事吧。”

  “呵呵嘶。”杨秋刚刚发笑就扯到了伤口,缓了缓后才说道:“萧大哥你该高兴才对,最起码提督大人准许了我们赴约,要是我们不禀报便去了,恐怕就不是挨板子的事了。”

  “那倒是,只是苦了你的屁股,这可是两回了吧?”

  “这家伙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杨秋恶狠狠笑道:“萧大哥,要不这回你给我上药?”

  “你娘嘞,老子可没伺候男人屁股的习惯!”萧安国笑着,把这不要脸的家伙往边上一推,刚准备再问问杨秋为何要调令把部队都收回来时,就看到秉文已经等在了门外。

  见到两人后秉文连忙迎了上来,眼睛不断向两人身后打量,见到后面没了问题,才悄悄把从广安缴获的左轮手枪插回了腰上,说道:“杨大哥,我见你们这么晚出来怕有危险,所以。”

  “呵呵,还是秉文关心我们啊。”萧安国不疑,笑着拍拍秉文一起向回走去。只有杨秋暗暗皱眉,对他出现在这里有些奇怪,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发现远处的街角里一只被丢在地上的烟头闪闪烁烁,似乎在诉说主人不该早早扔掉它。

  街角里,李西屏和金癞痢恶狠狠看着杨秋的背影,半晌后才悻悻收起了左轮手枪,又望了眼秉文,才快速沿着迷宫般的老街消失在黑暗中。

  等到两人走后,又有一道纤细的背影出现在了原地,和之前两人不同,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杨秋身上,见到没太好机会,银牙一咬跺跺脚自言自语道:“杨秋,你这个狗贼,你等着,姑奶奶不杀你誓不为人!”

  ----

  ----

  黑云压顶,夜色朦朦,偌大的长江上连一点风都没有,熟知的人都知道,这是暴雨来临前的征兆。

  小朝街八十五号二楼的暗室内,酷暑难耐下刘复基也只能稍稍推开些常年闭着的窗户,找来蒲扇一边扇风一边看着武昌三镇的地图细细琢磨。

  桌上的三镇地图他不知看了多少遍,可越看心里越是觉得混乱无比,此刻才知道原来自己和那些真正的行伍之人还是有差距,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三镇,将来若是放大到全国,还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呢。

  喝了口凉茶自觉消了些暑气后,刘复基刚又趴到桌上,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连忙伸手从抽屉里摸出了柯尔特左轮手枪。

  门打开后,刘复基见到人来总算是大松口气,笑道:“我当是那个满鞑子敢夜闯,原来是你。”孙武笑了笑,放下伪装的帽子说道:“要说胆大,你倒是满腔热血。”

  “要的就是热血,若是连血都冷了,还怎么推翻满鞑子恢复汉室江山。”刘复基呵呵一笑,结束了玩笑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会来我这里?”

  孙武叹了口气,从怀里摸出一封电报递给了刘复基:“是宋先生从上海发来的电报,他身边那位苗姑娘在四川回上海路过武昌时下了船,宋先生担心他的安全,让我们找到她好好照顾。”

  “苗姑娘?”刘复基挠挠头,突然眼睛一亮:“是洪门派来保护宋先生的苗氏兄妹?”

  见到孙武点头,刘复基也暗道不好,这两位兄妹常年保护在宋先生身边,知道他们底细的不多,他也是上次去上海办事时偶然听陈其美说过,两人在洪门中地位不凡,是有大背景的人。

  孙武看看四周发现只有刘复基一人在,问道:“对了,居正和杨玉如呢?还有伯夔(蒋翊武字)怎么一路过来都没看到他们?”

  “居正和杨玉如已经拿了刘公的款子去上海采办枪支了,伯夔今天我就没见到他,这家伙一天到晚没正形,也不知又去那里鬼混了,你有没有去刘公那里找找?”

  “去了。”孙武拿起把扇子一边扇一边说道:“我正找他呢,他人头熟,找苗姑娘这件事还要靠他呢。”

  “那再等等吧,这家伙总是神出鬼没的。”刘复基想了想,问道:“对了,那位苗姑娘为何私自在武昌下船?”

  “哎,还不是为了那个杨秋,宋先生说她一心想要给王天杰报仇,所以怕她给我们惹出乱子,这才有些心急。”

  “那个家伙也是该死。”想到这几天被传遍了的满清“大英雄”,刘复基也是咬牙切齿。

  “是该死,不过现在不能死。”刘复基明白孙武的意思,大事在即决不能节外生枝,所以连忙说道:“你放心吧,我见到伯夔后告诉他留心一下。”

  听到刘复基应承下来,孙武也只能点点头,看到桌上铺着地图又转到正事上问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刘复基点点头也不隐瞒,指着地图说道:“今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原先驻扎在宜昌和汉口的42标两个营全部回到了汉阳,代替他们的是八镇15协30标。”

  “30标,是杨开甲!”

  孙武也吃了一惊,杨开甲是新军中出了名的为人刻板、冥顽不灵之辈,手下多兵痞、行事狠辣无比,是八镇里少数手腕狠辣的角色。

  原本他驻扎于宜昌,对在三镇活动的自己这些人危害不算大,没想到突然被安排来了汉阳,难道说是那位同志暴露了?瑞澄和张彪要对汉口下毒手了?

  孙武心脏缩了一下,武昌固然是他们活动的主要基地,但汉口却是钱财和武器来往的关键之所,因为这里有洋人租界可以庇护,但如果这里被掐死,那就等于失去了根基!

  刘复基也是脸色凝重说道:“除了汉口这边突然换防外,楚望台那边我还是不放心,之前我们已经在那里安插了不少同志,可现在突然把杨秋的同党萧安国调到那里去,你说张彪那只老狗会不会闻到了什么?”

  孙武也暗暗有些心急了,无论是汉口还是楚望台都是必得之地,按照他的计划,只要能控制这两地,有了钱和枪即使武昌这边失败了,也可以据长江守住胜利果实,然后等待其它地方的捷报,最后一举光复汉室。可没想到现在这两个地方都受到了威胁,而且来的还是如此突然,让正在准备举事的他有些措手不及了。

  这会不会是因为杨秋担任了42标标统,才引来了这一连串的变化呢?孙武扫视着和汉口一江之隔的汉阳,忽然觉得这个杨秋似乎有变成搅屎棍的可能。

  难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不起眼辎重兵,真成了自己的克星?!

  ;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