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六章 变味的保路
  

  ps:票票,收藏,急求!

  好酒、好肉、好菜。

  摆满了整张桌子,中间还搁着用红纸密封的三百大洋,可坐在桌旁的四人却都难以下咽。

  “兄弟......都怪哥哥这张臭嘴!”

  “杨大哥,大人他也是无心之过,你可别往心里去。”

  “哎,这事别提了,谁也不是有心,还是想想下一步怎么办吧,我看杨兄弟这回......怕是真要被搁在火堆上了。”

  “要不我去联......他们,说明一下。”秉文看了眼三人后支支吾吾说了句,其实即便他不说清楚三人也都明白,这个娃娃脸和那些人有联系的事情在辎重营根本不是秘密。

  “算了,吃饭!”杨秋第一个举起了筷子,狠狠插在了鸡屁股上,既然缩头一刀伸头也是一刀,担心也没用,干脆等真到了桥头再说吧。

  杨秋是豁达的人,何况还有资料机这种大秘密,安身立命他一点都不犯愁,实在不行干脆远渡重洋去美国,坐看时代大潮翻滚做个愚公一点问题都没有。

  见到杨秋吃得满嘴流油,三人还以为他这是在泄愤,尤其是说漏嘴的萧安国心底更是自责,先不说杨秋还救了他一命,光是想到之前自己要把人家当成心腹的事情,便后悔无比。

  “吃啊,别愣着了。”杨秋一抹嘴角,将鸡骨头随手扔在了地上,对萧安国笑道:“大人可记得三天前的话,你我既然已经是兄弟,区区无心之失又何苦自责。再说了,便是有心又有何恼,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我在大人军中待着,呵呵,难道他们还敢潜入军中来取我首级不成。”

  “说的对,只要虎子兄弟待在军中,我们几百支枪难道还保不住一个人。”马奎一拍桌子,立刻叫好。

  “对!”萧安国端起酒杯猛灌了口,发誓道:“兄弟你放心,只要我萧安国在军中一天,就保一天,就算是党人......。”萧安国看了眼秉文后,稍事停顿依然重重道:“也别怪我不客气。”

  “我想他们......也不会不讲道理。”秉文那不知道萧安国那一眼的意思,想到之前杨秋那一推的救命之恩,也暗暗发誓不能让人随意伤了他。

  “对了,大人既然和你都成了兄弟,虎子你为啥还是大人大人的?”马奎见气氛松了些,顿时打趣道:“罚酒,必须罚酒。”

  “对对对,杨大哥你必须喝三杯。”

  “哈哈......好,那我便自罚三杯当时向大哥赔罪。”

  “来,喝!”

  虽然大家各有心事,但在压在心底后这顿犒劳酒还是喝得痛快无比,席间萧安国还虚心求教了一些兵家事情,就连秉文都问了几句,杨秋虽然不是掏心窝子有问必答,但也解释了不少练兵之道,至于问他是如何学会的,他只说在上海念书时看过一些洋人的兵法书,三人也没生疑。

  结束时杨秋本想将三百大洋分了,不过萧安国三人都坚持也拿到了封赏,只能先留在身边。

  ------

  ------

  “啪!”

  就在杨秋四人大吃胡塞的同时,岳府街上却传来一声怒拍桌子的响动。

  “这个赵尔丰,根本就是在聚拢那些保皇派向我等示威,此事绝不能怠慢,必须立刻想办法打掉他的气焰!”八仙桌旁,一身日本学生装束,却叼着香烟像帮会分子的王天杰对白天之事怒不可遏,作为同盟会在川的首领之一,他对这种眼看便可举事之时对手却得到了大笔援助的事情很是恼火。

  “千支步枪,不知道要杀害我们多少同志,决不能让赵尔丰这个老狗得逞。”

  “依我看,不如趁枪还没到士兵手里即刻发动!”

  “还有那个叫杨秋的,杀我志士,辱我革命,必须即刻禀报广州派人杀掉他,若是不然被清廷利用加以宣传,必定会重挫我革命热潮。”

  “对,就是那个大个子!我今天看到他了,依我看应该立刻联络湖北新军中的同志,免得夜长梦多。”

  “说那么多没用。”王天杰一把抄起墙角的步枪,恶狠狠地说道:“我这就去干掉他。”

  暗室之内群情激奋,以王天杰和吴玉章为首的同盟会成员更是个个喊打喊杀摆出一副誓要立刻发动的架势,话没两句倒霉的杨秋就被拎了出来批斗,大家简直恨不能食其肉锉其骨,以泄心头之恨。

  群情激奋的四川同盟会成员们,让角落里微微发福的蒲殿俊心底叹了口气,满室喊打喊杀声让他心头一揪,竟不知为何泛起事情有些脱轨的念头。

  自从和罗伦秘密策划成立四川保路会并被推举为会长后,他便知道想要保汉川铁路就必须联络全四川的杰出能士,所以就联络了同盟会还请来了吴玉章和王天杰这两人,可现在这些声音却让他发现,自己原先想的和平保路似乎就快要演变成一场兵灾了!

  蒲殿俊佩服孙文先生,也知道这些同盟会的英士已经为理想做好了随时抛头颅洒热血的准备,可兵祸一起受苦受难的却还是四川百姓,如果到最后是因为自己一念之差引炮火入川,那就真成为了巴蜀罪人。

  偷偷叹了口气后,蒲殿俊捏紧了拳头,心想如果四川真要兵变恐怕赵尔丰也有责任,若不是他初上任便联络了湖北新军,还调集了这么多军火入川,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局面呢。

  王天杰拿起枪其实也是装装样子,见到大家都被激起了怒火,心底暗暗自得,没想到却看到蒲殿俊脸色不悦,心底对这个装腔作势的家伙很不满意,故意问道:“蒲先生,您说句话吧。”没想到王天杰会突然把锋头抛给他,蒲殿俊心底暗道不妙,此刻不说那些同盟会的成员,就连保路会的人也都看向了他。

  “是啊,会长,这个时候你可得拿主意啊!这赵尔丰明显是有备而来。”

  “对,我看咱们就干脆反了吧。”

  “不可不可,官军刚得了千支长枪,势力大增,何况若是把他逼急了必定上奏朝廷调集大军入川,到时候该如何是好。”

  党人刚没了声音,这边保路会内又起了纷争,让蒲殿俊心更乱了,此时此刻他才明白事情真的脱离了控制,所以轻咳一声先打断了众人,然后想了想后才一咬牙说道:“为今之计只能由我再去见总督大人一次,如果......恐怕也只有一途了!”

  这句话一出,同盟会各个兴奋地直握拳头,而保路会中一些人却深深叹了口气,带着一丝无奈摇了摇头。

  “见赵尔丰没问题,再谈一次也无妨,你们想举事也没问题。”就在暗室内心思各乱得时,一位穿着青衫短褂的大汉忽然走了进来,虎目扫过众人,停在了蒲殿俊脸上,问道:“我只想知道,丢了广安哨卡后,我们拿什么挡住上万的湖北新军!”

  “秦会长。”

  见到来人,王天杰和吴玉章立刻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心头的不满,因为这几句话实在是戳痛了此刻同盟会部署中的最大软肋,缺乏真正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

  “原来是秦大当家的。”蒲殿俊连忙起身相迎,别看走进来的秦载赓与他同年,可人家却是巴蜀大地几万袍哥的会长,就连同盟会见到他都客客气气的,他手下的安吉会更是此刻同盟会在四川的最大武装力量。

  秦载赓与大家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后,急步到蒲殿俊面前问道:“蒲兄,杜老六虽然为人混了点,但他现在人被关在大牢,您说这该如何是好。”

  这回他也是真着急了,杜老六虽说在哥老会内不入流,而且几个月来在广安那边胡作非为也引来颇多微词,但他手下的一百多支步枪和那挺哈乞开斯机枪却是扼守广安至成都要道的关键,现在被人一锅端了,这就造成了一旦有事,湖北新军可以毫无阻拦的长驱直入。

  若是之前大家或许还不担心,但现在如果真要举事,那么离四川最近的湖北新军必定会连夜入川,没了杜老六在中途拦截,四里八乡的同志军和袍哥即便得知了消息也来不及堵截,所以拿什么代替杜老六就成了他的心病。何况赵尔丰既然能从湖北新军手里拿到千支步枪,说明清廷也已经做好了打算,没有万全之策,以哥老会在四川的力量,恐怕只能是以卵击石。

  还有件更重要的,那就是他下午也挤在人群里见到了杨秋,那个家伙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而且仅仅一个普通新军士兵便能斩旗夺帅,让人对湖北新军的战斗力也感到担忧。

  “秦大哥多虑了。”王天杰见到大家有些丧气,立刻拱拱手说道:“不瞒诸位,天杰在此可以保证,湖北新军内早已被安插了大量志同道合的伙伴,凡有一举一动必定可以掌握。”

  王天杰顿了一下后,为了强调已经控制了新军,再次说道:“而且宋教仁先生也已经决定,若是四川举事,武昌、长沙、南昌、广州等地也必定会跟随而上,到那时满清便不可能有空派兵入川了。”

  “此事当真!”秦载赓一把抓住王天杰:“同是会众,为何我不知道。”

  王天杰没想秦载赓会有此一问,可总不能说“哥老会不过是一群地痞流氓,怎能得知这种机密”的话吧,虽然他比秦载赓入会早,但来之前黄兴先生便交代过,在四川一定要听从秦载赓的调遣。

  幸好他反应快,立刻说道:“不瞒秦大哥,此事我也是昨日才知晓,可见宋先生已经做好了万全考虑。”

  “那我便放心了。”秦载赓生性豁达也不多疑,一点头道:“秦某要去办些事,诸位若是定夺下来只需唤人去苏码头只应一声,我数万袍哥,安吉会千把支枪必定共襄义举!”

  “秦兄等愚弟的消息吧。”听到这番话后蒲殿俊知道事已无法挽回,只得说道:“若是谈判......不成,弟定当在兄长马前听令。”

  “蒲兄客气了。”秦载赓拱拱手便要离开,王天杰见他脸色依然不好,又担忧他错过起义时间,只好一把拉住他问道:“秦大哥,此刻已是关键之时,你这么离开不知要办何事?”

  “哼。”秦载赓冷哼一声,面沉如水凛冽而道:“杀我袍哥者,岂容让他逍遥快活!”

  。

  。

  。

  ;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